• 欢迎访问骑行吧......骑行西藏,川藏线,环海南岛,环青海湖!!!
  • 在这里可以给骑友们介绍山地车和公路车配件。车架,前叉,刹车,变速套件....
  • 这里有全国各地骑行线路攻略,环法自行车赛资讯和骑车技巧供车友们参考学习.

骑行电影《七十七天》 横穿无人区,这是今年最美的国产片

骑行电影 admin 1123次浏览 已收录

骑行电影《七十七天》 ,最近在参加完一次看片会以后,疯狂沉迷一部户外电影。这个沉迷来得有点突然并且打脸。

就像户外探险家杨柳松的《北方的空地》中的这句话,“走出荒原没有想象的幸福感,或是什么成就感,甚至是一种轻度的抑郁和迷茫。”

就凭这句话,以这本书中杨柳松77天骑车横穿羌塘的真实经历改编的户外电影《七十七天》就值得一看了。

骑行电影《七十七天》 横穿无人区,这是今年最美的国产片

骑行电影《七十七天》

  杨柳松这个名字在户外探险界,就相当于乔布斯在产品设计界,是大神中的大神。

他出版的两本关于户外探险的书,《结,起点亦是终点》和《北方的空地》豆瓣评分分别是9.4和9.2。《北方的空地》中他用77天骑自行车横穿羌塘的旅程,正是《七十七天》的故事主题。

电影里,演员赵汉唐扮演的正是杨柳松。

他极度热爱户外探险,攀登并登顶过几座六千米以上的雪山,独自驾车游历青藏高原、羌塘无人区、塔卡拉玛干沙漠、帕米尔高原腹地……演员中最会户外探险的,就只有赵汉唐了。

也是因为这样,他第一部导演作品的题材,就选择了自己热爱的户外探险。

影片讲述了杨柳松独自徒步横穿羌塘的七十七天。 骑行电影《七十七天》

这一路,面对的是路途的艰险,是无人区的荒凉和美景,是无法预料的恶劣天气,是令他进退不能的高原猛兽,是一次次的遇险和一次次的转危为安。

因为故事主线是独自徒步横穿羌塘,所以男主角杨柳松的台词并不多,更多的,是那些以表情以动作诠释出的,横穿羌塘的不易。

有与狼对峙之后躲在帐篷里的眼泪

有饿极时狂吃干粮的失控

有极度干渴后迎来降雪的颤抖…

没有一句台词,但处处都是演技。 骑行电影《七十七天》

或是揪心或是刺激,观影当中的所有感受都和男主角的经历同频。

赵汉唐为观众展示的,是横穿羌塘中粗砺的真实,和细微到眼神的情感细腻。

而女主角蓝天,则为这粗砺的户外电影,增添了颜色和温情。

杨柳松横穿途中途中穿插着他跟女主角蓝天相识相知的回忆,这段回忆也成为了孤身闯入无人区的男主角最好的陪伴:“一想到你的笑,就觉得很温暖。”

蓝天的扮演者,是江一燕。演绎这个充满文艺气息和故事感的角色。

蓝天本来是一名户外摄影师,非洲的草原、西藏的高山,到处都有她的足迹。原本她的生活,像极了那些Instagram上令我们艳羡不已的旅行博主。

但因为旅行中的一次意外,她失去了行走的能力,余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。

所有人都在唱衰男主角独自徒步横穿羌塘的计划,只有蓝天,矜傲又遗憾地说:“我要是能走,我也一样去。”

这种悲剧感的矜傲也从心理上击垮了蓝天。  骑行电影《七十七天》

即使学会了不用双腿开车,即使经营着客栈,即使把自己残疾开客栈的故事当做励志鸡汤演讲,但在心底,她对生命、对命运已经是一种完全悲观的态度。

杨柳松因为物资装备出问题回到拉萨,住进蓝天的客栈时,她就是这样一种看似坚强的样子。

在蓝天看来,那些吵嚷着要西藏朝圣、净化心灵的人,大多都是无病呻吟,包括男主角杨柳松。

但她发现杨柳送又与其他人不同,他没有口号和主义、更没有高呼的理想,但是他要出发的目标却比谁都坚定。

横穿羌塘的物资准备齐全之后,蓝天开车送杨柳松去出发地。因为双腿残疾,所以蓝天开车特别慢,但这一路上她还是坚持所有事都要亲力亲为,不成为杨柳松的负担。

可是,伪装坚强的气球终究会被戳破。

到达冈仁波齐的时候,蓝天终于失声痛哭。

“我觉得我活得好累。”

“我连一个做正常女人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“你觉得命运不公你还能抗争,可是我呢?就只有这对风火轮(轮椅)了!”

一路上目睹了蓝天亲力亲为的不易之后,杨柳松说,“你不是都来到冈仁波齐了吗?”

这个曾经让蓝天失去双腿的冈仁波齐,那片在事故中没能拍得到的星空,终于在一次次的崩溃以后姗姗来迟。

你开得这么慢,坐着轮椅都到了冈仁波齐,那么以后,还会有什么地方去不了?还会有什么痛苦挨不过去?

艰难的旅途像一颗乐观的种子,在蓝天心里慢慢长大。她仍然会面对许多问题,但就像以前一样,她能够看到美好了。

说起美好,就不得不提到本片摄影指导李屏宾。这位摄影界的大牛,拿过柏林电影节将最佳技术贡献奖的银熊奖杯,与侯孝贤、王家卫、许鞍华都合作过多次。

在他的坐镇下,本就绝美的高原景象在镜头中呈现出一种令人震撼的真实感。每一帧镜头,都是极美的视觉体验。

镜头里的画面看着又静又美,但真的在无人区取景拍摄,可就惊险多了。  骑行电影《七十七天》

导演赵汉唐说,剧组在无人区扎营时,早上外面就有狼转来转去,可怜的厨师只能等狼走了再去准备食材。

录音师在河边洗袜子时碰到一只横冲直撞的牦牛,被吓得跑上山半天不敢下来。

而对需要在镜头前保持最好状态的演员来说,更是不易。江一燕在制作特辑里说,好几场戏拍摄的时候她都说不出台词,因为脸被冻僵了,下巴的咬合都成问题。

不过,就在这样艰难的拍摄环境下,江一燕对蓝天的塑造还是极为成功。她在公路上痛哭的那场戏,把Madam的眼泪都被勾出来了。

导演兼男主角赵汉唐要面对的问题更多。横穿羌塘时会有沙尘暴、龙卷风、洪水、野兽袭击等等极端状况,而这些戏份,都是他亲自上阵。

看见赵汉唐赤着双脚趟过雪水,Madam隔着屏幕都觉得脚底一阵钻心的凉。

但是最难能可贵的是,在《七十七天》中,探险就是探险,不是寻找自我和心灵救赎的鸡汤。即使是“身残志坚”的女主角蓝天,也面对着讲着鸡汤但不信鸡汤的困境。

无论是男女主角间的惺惺相惜,还是生死之间的情感起伏,影片中的每一种情感表达都极为克制。然而正是这样的留白,让这部拥有绝美风景的户外影片,与我们产生了强烈的通感。

因为我们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去不了西藏,横穿不了羌塘。但在生命的旅途中,我们会遇到同样的失意、迷茫和痛苦,我们遇不到高原的洪水猛兽,但是人生里处处都是洪水猛兽。

无论是人生或是旅途,我们各有各的苦难,虽然绝境不同,但是绝处逢生之处的情感是共通的。

我们没有横穿羌塘,但谁说人生不是羌塘?

这绝对是一部值得走进电影院的电影,哪怕你并不想要有那么多思考,单纯是高原的风光也足够你震撼,单纯是故事情节也足够动人,单纯是危机四伏的路途就足够你释放肾上腺素。

七十七天,八十一难。活下去比走下去更加重要,这是男主取得的真经。

骑行电影《七十七天》  影片11月3日上映,想等你们看完,再听听你的。


喜欢 (0)